日式酒店日式酒店體驗報告風俗指南泰國篇

Happy Time Club 一小時體驗


Happy Time Club 一小時體驗

五月初淫狐在曼谷的時候,剛好有位朋友也到曼谷玩。這位朋友和淫狐的關係不錯,不過他是第一次到泰國來玩,對於泰國的玩樂也不是很熟悉。所以淫狐又重操舊業幹起了私人導遊,帶著這位朋友體驗了一下曼谷的各種娛樂場所。

Happy Time Club

這位朋友在曼谷停留的時間不長,就只有兩天的時間。所以淫狐幫他排的行程很滿,第一天就情色按摩、泰國浴和狗狗吧各跑了一趟。然後第二天下午帶他去越式理髮店放鬆一下,然後再帶他去豪華的高檔泰國浴再洗了個澡。

這一連串玩下來,朋友說他的子彈已經發射得差不多了。由於這位朋友平常是日本線的商務,所以淫狐就想說晚上帶他去 Soi Thaniya 走走,讓他看看曼谷日本街的這些日式酒店,然後讓他比較一下他在日本應酬時去的酒店和曼谷的這些日式酒店有什麼差別。

晚上先帶朋友去 Katsushin 吃了豬排飯,然後大約快要八點的時候我們就往 Soi Thinaya 的方向移動。在晚餐的時候淫狐也先和這位朋友說了,我們到 Soi Thaniya 就是單純的逛逛,如果他沒有看到順眼的小姐,那我們來回逛一圈完就回飯店休息。這樣沒有非挑小姐不可,對朋友來說也比較沒有壓力。

我們從 Surawong 路那一側走進 Soi Thaniya。這個時間,大多數的日式酒店都已經開始營業了,許多店也都讓小姐們坐在街道的兩側拉客,所以這個時候來逛逛正好可以看看每間店的小姐。淫狐帶著朋友也沒有特定的目標,就這樣一間間店的慢慢往 Silom 路的方向逛過去。

就這樣快要走到 Silom 路這一側,淫狐以為朋友都沒有看上任何一間店的小姐時,朋友在某間店的門口停下了腳步。淫狐問了問朋友,原來是他看上了坐在街邊的某位小姐。這間店的媽媽桑看到我們停下腳步,自然也馬上的湊了過來,手中拿著介紹的紙板不斷的向我們介紹著。

淫狐看看朋友,問他是否有興趣上去坐坐,朋友點了點頭,於是淫狐和媽媽桑比了兩根手指示意我們有兩個人,就這樣被帶到二樓的這間 Happy Time Club 裡。

走進店內媽媽桑先是讓我們在沙發上坐下,然後剛才坐在街道旁的那些小姐也一個個跟著上樓來在我們的面前站了一排給我們挑選。

淫狐的朋友不會說泰語,但是日文程度相當不錯,所以淫狐問媽媽桑有那些小姐是會說日語的,媽媽桑回頭說了一句,就有幾位小姐舉手表示會說日語(但其實也只是會說一點點)。淫狐問朋友,他剛才看上眼的那位小姐有沒有在裡面,朋友點了點頭,就點了其中一位看起來乖乖的小姐。淫狐大略看了一下所有的小姐,從中挑了一位看起來有點皮皮但很可愛的小姐。

點完了小姐,媽媽桑請我們移動到另一側的座位坐下,然後詢問我們要喝什麼飲料。這種日式酒店通常都有一個稱為『SET 料金』的系統,就是客人在店內坐一個小時的基本費用。這個費用包含了一些簡單的飲料,朋友和淫狐都點了 High Ball。

兩位小姐分別在淫狐和朋友的身邊坐下,朋友點的那位小姐叫 F,淫狐點的這位小姐叫 M,看起來都非常的年輕。後面聊天的時候,兩個人都說自己是 20 歲。淫狐還開玩笑的說她們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已經 20 歲的樣子,小姐還很正經的說如果她們未滿 20 歲是不能在這裡工作,會被抓的。

小姐坐下後,自然會需要點飲料給小姐。Happy Time Club 的這個 Lady Drink 每杯是 200 泰銖,這個也是小姐收入的來源。通常坐一個小時,Lady Drink 三到五杯都是很正常的數量,如果客人比較不懂得和小姐消磨時間,只一個勁的和小姐拼命喝,那當然會超過這數量。媽媽桑也來蹭了一杯飲料,和我們聊了幾句之後很識相的就走開了,剩下的就是淫狐和朋友以及兩位小姐的時間。

在日式酒店裡和小姐們可以做什麼呢,基本上當然就是聊天、唱歌。店裡有卡啦 ok,系統裡有不少中文、日文的歌曲,你可以挑喜歡的歌自己唱也可以和小姐一起唱。不然的話,讓小姐表演唱歌給你聽也是一種方法。除此之外,媽媽桑還讓店員送來一組疊疊樂(Jenga),和小姐玩遊戲也可以消磨時間。

在這相處的時間內,客人和小姐當然會有一些親密的接觸。基本上的摟摟抱抱自然不會少,簡單的親吻大多數的小姐也不會拒絕。本來朋友還和小姐說玩疊疊樂若是贏了,小姐就要親他一下。結果看淫狐只是對小姐嘟個嘴小姐就自己親上來,就也不客氣的學著這麼做。

在一個小時的時間快要到了的時候,媽媽桑就會過來訊問是否要帶小姐出場。有些日式酒店的小姐會分可以帶出場和不可以帶出場的,不過這一天淫狐和朋友挑的小姐都是可以帶出場的。可惜的是朋友這兩天的玩樂已經被搾乾沒有體力蹦蹦,明天一大早朋友就要離開曼谷,所以就沒有帶小姐出場。

結帳的時候朋友搶著付帳,所以實際的消費清單淫狐沒有看到。反正我們的花費就是兩個人的基本料金,然後兩位小姐各點了五杯 Lady Drink,媽媽桑蹭了一杯,總計花費四千泰銖出頭一點點。另外淫狐和朋友也各自給了陪伴的小姐一些小費,然後和媽媽桑和小姐道別後離開了這間店。

走出這間 Happy Time Club,淫狐問了朋友到這間店的感覺。朋友說,曼谷的這種日式酒店和他在日本去的酒店風格完全不同,玩起來很輕鬆。而且花費也不算貴,平均一下剛才的消費每個人也才兩千多泰銖,他個人還滿喜歡的。據說他回到台灣後,還一直有和那位 F 小姐在傳訊息連絡,說不定那天他就自己跑去曼谷找她了吧 (笑)


本文版權為《淫狐的風俗部落》及文章作者所有,所有文字圖片均不允許轉載。如果您在其他地方看到這篇文章,一定是未經授權的盜用。


Back to top button